image
image
image
image
福建新厝村民镇政府内离奇坠楼身亡 遗体匆匆被运走群众抗议反遭镇压
  • $68
  • $98
  • 茗彩娱乐国际
  • 作者名称: 置顶新闻
主页 | 中国 | 人权法制 福建新厝村民镇政府内离奇坠楼身亡 遗体匆匆被运走群众抗议反遭镇压 2014-03-30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图片:死者郑亚春(受访者提供) Photo: RFA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曾遭当局强行征地的福清市蒜岭村村民郑亚春周六前往镇政府办事时突然坠楼身亡,政府指其是自己跳楼,但遭到家属质疑

而当局在未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将尸体匆匆运往火葬场被指是想毁尸灭迹

数百村民周日前往镇政府讨说法时遭到警方镇压,其中三人被抓

本台去年8月曾经报道福建省福清市新厝镇蒜岭村村民的500亩土地被村支书私自转卖,并遭政府强行征地,铲平农作物,数百人在护地过程中被打伤抓捕

3月29日即本周六,有当地百姓向本台记者爆料称,村民郑亚春当天上午在镇政府内办事时离奇坠楼身亡,在未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尸体就被运往福清市火葬场

本台记者周日致电郑亚春的哥哥郑亚炳,他说弟弟只有47岁,为人老实,身体健康,他的突然死亡令他们十分伤心

又指弟弟是周六早上8点半坠楼,但他直至下午5点半才从同乡口中得知这一消息,而他至今仍未能见到弟弟的遗体

他说:“我弟弟八点半就掉下去了,掉在新厝镇(政府)里面

我五点半才知道弟弟去世了

” 记者:“你有没有见到你弟弟的遗体

” 郑亚炳:“见不到

我昨天下午才知道,尸体已经运到福清火葬场了

现在我还见不到我弟弟

我们家属就说把我弟弟从火葬场运回来,他有老婆、儿子要看一下,他说不能看,不能运回来

” 记者:“政府有没有向你们解释说您弟弟怎么会突然死亡的呢

” 郑亚炳:“政府就是说他自己跑上去,从五楼跳下去

反正我弟弟跑到镇政府去跳楼肯定有原因,是不是跳楼我们也没看见,我们也不知道

我弟弟开车去新厝镇政府,人没了,车也没有了,车跑哪里去也不知道

你政府说他是跳楼,我说你是政府杀他,没有证据,说来说去就是没办法解决问题

” 郑亚炳告诉记者,镇政府表示已为死者做了尸检,但家属还未看到相关的报告

而在事发后,村内约200人周六自发前往新厝派出所抗议,但却无果

他们周日再次前往镇政府抗议时遭到警方镇压,三人被抓

“现在那个福清市的交警开警车下来镇压,事情搞得很乱,抓了三个,还没放下来,上面公安开三、四部车下来,人带了很多,控制现场

” 当记者问及家属有什么进一步的打算时,对方无奈地叹了口气,表示以他们普通老百姓而言,实在是无能为力

本台记者随即致电新厝镇政府,对方称他们发现有人坠楼后就将其送往医院抢救,同时否认事件与政府有关

但当记者追问为何匆匆将尸体运往火葬场而不允许家属见时,对方则称对有关情况不了解

“我们发现的时候肯定是以人为本,肯定是先送到医院去抢救,我们已经跟医院交代用最好的药、最好的医生,不用考虑钱,全力抢救

然后后面可能抢救无效,人就过世了,家属不知道哪里道听途说,说是我们镇政府把他推下去,或者被我们镇政府打死

” 记者:“但是家属他们反映没有见到死者的遗体,这个又是为什么呢

” 对方:“具体情况我要去了解一下,好不好,具体我还不知道

” 村民陈先生则向记者表示,自从村内1600人的500亩集体承包土地被强征后,村民们前往镇政府办事时就经常受到百般刁难,要他们签署征地同意书,他们都怀疑郑亚春的死亡也与此有关

“凡是蒜岭村的人,从去年开始,要去办一个什么手续,要镇里面去盖一个章,或者搞什么东西,需要这个行政手续的话,他们都百般刁难,因为村的公章已经在镇里面了

这是很多村民都可以作证的

所以他要去办事情(突然坠楼身亡)离不开这个这个事情,四十多岁的人,平常都很健康的,不可能离奇死亡

” 陈先生又说,当局将尸体匆匆运往火葬场的举动更加令村民们质疑对方是想要尽快火化遗体,毁尸灭迹

(特约记者:扬帆/ 责编:林迪、陈平) 相关报道 司法部整顿律师业:统统姓党 湖南驾车伤人案死亡人数上升 官媒噤声 美司法部指控四家中国国企涉嫌经济间谍活动 “国际透明”组织:全球最大出口国未惩罚海外行贿行为 斐讯金融平台爆雷投资人欲哭无泪 质疑政府参与其中且监管不力(上) 公安部拟新规“维护警察权威” 国际特赦组织:执行死刑仍以中国为最 “一地两检”深夜启动 港议员批鬼祟 709律师余文生案审查起诉再延期 天安社是什么组织

昆山砍人案引发黑社会讨论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